• 北晚新視覺 > 專欄 > 閑事

    介紹古物時人總喜歡講故事,在這昔日馬幫必經之地,馬鐙更顯特別

    2020-08-23 17:28 編輯:TF008 來源:北京晚報

    十多年前我和老婆去云南旅游,在麗江待了三天之后,特地去張藝謀拍《千里走單騎》的外景地束河古鎮轉了一天。彼時的束河古鎮剛剛“蘇醒”,還保留著黃泥墻、茅草屋、石頭路,青龍橋上時常有老漢牽馬經過,石階早已磨得光滑,老馬伸出前蹄時也不免猶豫。街上的游客不多,納西族老太太坐在墻角曬太陽講古,河邊的水車按照千年不變的節奏慢吞吞地轉著。

    作者 沈嘉祿


    古樸如畫、風情濃郁的云南麗江束河古鎮 新華社記者 藺以光 攝資料圖

    走進一家古玩鋪,一只臥在翹頭案上睡懶覺的虎紋貓看了我們一眼。我從一堆雜物里翻出一對馬鐙,銹跡斑斑的,有些年頭了。古玩鋪的老板是一位納西族美女,她從后屋現身,宣稱這對馬鐙是從清朝一位戍邊將軍的后人那里得到的;我笑了笑,一介紹古物,總有人喜歡講故事。不過在這個昔日馬幫的必經之地,我倒是愿意相信這對馬鐙經歷過血與火的洗禮。

    我買下這對馬鐙,老板又找出一個穿著皮繩的銅鈴,也是老舊之物;納西人會在牛脖子上掛個銅鈴,山路彎彎,銅鈴叮當作響,一路不寂寞。我將銅鈴一并帶回上海,掛在門楣上,回家開門叮當一響,感覺自己就像一頭晚歸的老牛;馬鐙掛在陽臺上,讓它俯瞰“魔都”的街景。

    近來中美關系緊張,為了在大選中多得選票,美國政壇的“戲精”們做出了一連串惡心的小動作,主動挑起事端,蓄意制造摩擦。某日傍晚我在陽臺上憑欄遠眺,風雨欲來,并排懸掛的馬鐙互相碰撞,發出清脆的聲響;古人認為“劍鳴匣中,期之以聲”,我不免生出些許傷感與惆悵。

    中國人民飽受戰爭的磨難,數千年的中國歷史,幾乎就是用刀劍刻錄的。今年是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我特別希望電視臺能播放一些與之相關的紀錄片,不僅回顧戰爭歷程,還需面向未來,更要探幽發微。突然想起老家鄰居的一位大叔,他親歷了這場戰爭,得過獎章,耳朵卻被“喀秋莎”震聾。一次,他家的孩子翻出一對尉官肩章在弄堂里顯擺,正巧被回家取東西的父親看到,拖回家一頓暴打。我媽過去勸架,大叔說這肩章是犧牲的戰友留下的,比生命還珍貴。

    有現代歷史觀的人不挑起戰爭、不鼓動戰爭,直到最后一刻,也不會放棄遏制戰爭的努力。于是我摘下這對馬鐙,鏟去表面的銹層,用大紅色油漆噴涂幾遍,使之成為一對別致的燭架。我讓孫女做小助手,順便同她講講馬鐙如何幫助漢武帝打敗匈奴,講講戰爭給人類帶來的災難,再講講中國人民熱愛和平的哲學觀和愿景。

    大紅色賦予了這對馬鐙時尚的氣息,一只留作自用,另一只送給孫女。我和孫女一起點亮蠟燭,塞進馬鐙里,提著它,可以將光亮傳到更遠、更廣的地方……

    (原標題:馬鐙燭架)

    來源:北京晚報

    流程編輯:tf008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takefoto@vip.sina.com。

    0500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