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晚新視覺 > 人文 > 舊照

    180余張珍貴照片,46萬字原刊報道,1870年代外國人怎么看中國?

    2020-07-25 09:43 編輯:TF010 來源:舊京圖說

    教了150多名外國人的董老師、冒充北京高官的清代騙子、如何對付中國的蚊子……這些新聞熱點十足的內容,都來自100多年前的外國人創辦的一份雜志——《遠東》。

    這份雜志早就紅過不止一次。2016年,華辰影像春季拍賣會上,《遠東》雜志新系列僅卷三(共五卷)就拍得20700元,令不少人驚嘆不已。作為中國最早采用照片的出版物之一、中國早期攝影史乃至亞洲攝影史研究不可多得的范本,以及歐美各大博物館和圖書館爭相收藏的寵兒,《遠東》早在2010 年已經在攝影圈子火了一把。

    雜志于1870年5月由約翰·萊蒂·布萊克(John Reddie Black)在日本橫濱創刊發行,于1878年12月???,共計發行5卷25期。雜志創刊伊始系雙周刊,1873年7月開始改為月刊。雜志內容既有報刊的時效性,又輔以海量的原版照片,共刊載了20余位攝影師的750余幅作品,是研究19世紀中國攝影史最重要的原始刊物之一。

    做零工的針線娘

    教了150多名外國人的董先生

    陸女為蚊所食。來自一幅中國畫。

    《遠東》雜志可分為兩個系列。系列一(First Series)于1870年5月在日本橫濱創刊發行。雖然主編布萊克的辦刊初衷是希望介紹中國、日本以及其他遠東國家的歷史文化與社會習俗等,但由于種種原因,當時的雜志基本圍繞日本展開。

    京都最受歡迎的藝伎——阿梅

    后來,布萊克移居上海,于1876年7月重新出版了《遠東》雜志,并將其命名為“新系列”以示區別?!靶孪盗小薄哆h東》雜志刊載內容以中國為主,刊登了大量關于中國自然風景、人文建筑、風土民情和歷史人物的照片和文章,涉及北京、上海、天津、廣東、廈門、重慶、寧波、鎮江、香港、澳門等地,并穿插了一些關于日本的內容。

    根據《遠東》雜志中的一則廣告記載,1876年9月該“新系列”雜志的訂戶大約是300人。但由于其刊載的中國歷史文化和風土民情的內容和照片是西方人了解中國的重要途徑之一,這本雜志受到了對華感興趣的西方人士的歡迎,1877至1878年間,其發行量增加到了1000份。

    上海公園中的鳳尾蘭

    清朝獨輪車

    從火輪船公司棧橋南望上海外灘

    主編約翰·萊蒂·布萊克(1826—1880)曾是一位記者、撰稿人,他愛好攝影,還擁有不錯的攝影技術。其中,《遠東》雜志中收錄了布萊克在中國拍攝的大部分照片?!哆h東》雜志1877年1月刊刊登了他拍攝的《上海西城門與城墻》(儀鳳門)。這張照片作為他最重要的代表作,流傳甚廣。然而目前關于他在遠東地區的攝影和出版活動的研究還很少。

    上海西城門與城墻

    與以往報紙雜志采用版畫制作插圖的方式不同,《遠東》雜志采用在頁面上手工粘貼原版照片進行視覺化報道的方式,這是中國出版印刷史和圖像傳播史上從插圖向照片轉型的重要證據。因此要全面地了解《遠東》雜志,必須了解為其拍攝照片的攝影師,他們包括雜志主編約翰·萊蒂·布萊克、托馬斯·查爾德(Thomas Child)、洛倫佐·菲斯勒(Lorenzo F. Fisler)、威廉·桑德斯(William Saunders)、圣朱利安·休·愛德華茲(St. JulianHugh Edwards)、沃森(J.C. Watson)少校等一系列在中國攝影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西方攝影師。除此之外,公泰(Kung Tai)是雜志中唯一被提及的中國攝影師。

    鎮江海關

    首位華人律師伍廷芳先生

    李鴻章

    《遠東》雜志1876年9月刊刊登了由菲斯勒所拍攝的李鴻章肖像照片,并為此表示感謝:“讀者看到的這張照片是去年菲斯勒在北方時為李鴻章拍攝的。難能可貴的是,這張照片展現的是這位偉大人物日常生活的形象,并不是官場的形象。感謝菲斯勒善意地允許我們刊登這張照片?!边@張照片也是目前留存下來的菲斯勒拍攝的最著名的照片。

    除了照片,《遠東》雜志還刊登了大量文字報道,由于是外國人的視角,今天讀來也很有趣。比如開頭提到的“冒充北京高官的清代騙子”,報道這樣寫道:

    我曾聽說過一個這方面的巨騙——湖南人李應泰(Li Ying-tsai)。雖然從未指揮過士兵,但他買到一頂軍官的紅頂戴,帶了許多隨從,從北京來到奉天,派頭十足。許多地主都非常愿意結交他,給他提供住處和食物。他謊稱來這兒是要指揮一支將要成立的軍隊。他拜訪了清朝的圖將軍,并向對方展示了自己的名帖,理所當然受到良好的招待。他回到自己的住處,發現奉天本地的一位皮貨商正等待向他推銷貨物。皮貨商希望他買下自己的皮貨。半天前,這些勤奮的商人正為存貨犯難,當時奉天城里還沒有這樣一位顯赫的陌生人。這個騙子確實需要一些皮貨。地主告訴皮貨商這位貴客剛剛得到了圖將軍的禮遇,所以當這個騙子向皮貨商暗示他剛去了城里,現款還沒有到賬時,商人表示不用急著付款,并將自己手里上好的皮貨留在了騙子家中。就這樣,一個又一個皮貨商來了。如往常一樣,他如此這般囤積了足夠的紫貂皮、狐貍皮等。他把這些貨物放在房間中的一些皮箱子里。騙子外出時戴著紅頂戴,乘坐馬車,拜訪那些更加富裕的商人。

    北京的馬車

    買到高官的商人

    在奉天戴這樣一副頂戴的軍官十分受人尊重,這些商人在短時間內借給這位軍官一大筆錢,并為此感到非常自豪。在北京的匯款到達之前,這個騙子必須償付一些賬單,不過,他發現不止一個商人愿意幫助他。于是,他帶著借款回到住處,將自己的欠款單分給眾位商人,然后用這些錢買來組織軍隊的必需品。

    經過一段時間的采購后,有一天早上,他帶著他的侍從和車夫早早離開了住處。經常上門走動的皮貨商來到他的宅院里,他們并不擔心未償付的銀子,只是想看看這個軍官是否需要更多的皮貨。門房(奉天旅館的每個套房都有專門的人值守)告訴商人們軍官一早就動身了,說他已經走了一段時間,也不知道具體去了哪里——也許是去了滿族將軍那兒。商人們繼續等待,直到他們意識到軍官離開的另外一個原因。但是不斷增加的皮貨商都確信他只是去拿當日答應給他們的貨款罷了。而且,在看到他平日里就放在桌子上的許多箱子和飾有流蘇的軍帽后,他們更加確信他不會離開這座城市,于是都安心地繼續等下去。然而這種信心卻一直在減弱。也許是由于午間的饑餓,他們走進了他的房間,近距離觀察了他的官帽,發現頂戴上珍貴的紅寶石沒有了。此刻不安和懷疑占據了他們的腦海。他們命令門房打開那些箱子,以確認他們的皮貨是否安全。門房打開了一個,發現這是個空箱子,再打開第二個、第三個,結果都是一樣的。所有箱子里的剩余物加起來也值不了一個錢。眾多商人賣給這個騙子的皮貨,總價值數千兩銀子,借出去的銀子也有數千錠,就連門房也得到許諾說要在富裕的地方給他一個大公司。但是現在,這只鳥兒已經飛走了,連影子也沒留下,只余一堆空空如也的箱子和一個破爛帽子……

    如果您對1870年代的北京感興趣,不妨看一看《西洋鏡》這套最新推出的書,內含180余張珍貴照片+46萬字原刊報道,都是極其珍貴的史料。

     

     

    來源:北京日報▪舊京圖說 | 作者 西洋鏡

    流程編輯:TF010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takefoto@vip.sina.com。

    0500彩票